做无知的宝宝并不快乐,天真永远是悲哀。

别再做什么美梦,我们都不是有千万力量保护者的公主宝宝,宝宝只能逃避和哭泣,只有长大才能拿起一切刀枪,无论对敌还是对自己。

1月,原谅我

愧疚是最能把爱的假象,披到各种心跳上的

我头痛到睡不着觉 睡着了之后做了一整晚噩梦

关于残疾 虐待 舞蹈 魔法

她看不见 也听不见 却能跳舞

我在家里一楼的房间里找到她 她坐在床上 慢慢的我了解到她被虐待的事实 我告诉她是谁 她却一直在笑 她说她不相信 不可能 我说是收养你的人

我很着急 心里有乱麻也有怒火 我凑进了她说 你看看我吧 我就在你面前

她说我只要靠的特别近 她能够看见我

我扒开她的下眼眶 正在转动的眼睛蒙着无法反光的浑浊 像身处于迷雾无法逃离 我抱紧了她 压着她一直流泪 一直亲 无论我流下多少眼泪道她的脸上  我问她你看见我了吗 她颤抖着点头 她的大腿上沾满了沙子和泥土 它们蹭到我的腰和脖子...

你让我如何想象黑暗里流淌到四周的血呢,就连刀我都不曾见过

我总是意淫在“打破黑暗”、“悲壮的讴歌”、“被割去翅膀的和平鸽”中,我看到那些文字,就自动联想到名家名作中的恢宏篇章,尽管我看到的是赝品

可怕的是我不知道正品是什么样的,我抱着假的希望掉眼泪,我以为我看到光了,实际我不知道我处于怎样的黑暗里

这个时间里,谁都能被比作光、太阳、希望,就像我学会了几个新词语后每天都想方设法的用它们似的

我对着赝品嗤笑,我对着自己的假想敌叛逆,我以为我是英雄了,因为我似乎对苦难的生活产生了继续爱它的动力

那只是我长大了,长大的过程是脱下英雄的外套的过程,是流血…不,差点又要写下我自以为是的想...

活在梦里很可怜,但有的人能在梦里开心的活一辈子


想到个脑洞

讲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杀父之仇

他复仇到一半

突然有一天被车撞失忆了

醒过来也不记得杀父之仇了

突然仇人找上门嘲讽他

他也想不起那个人是谁 他做了什么事

于是他丢失了恨



收到零花钱后,我开始反省与思索



歌收录了风声
风吹在山顶和山顶间
它推着云跑着
我听见了它

火腿肠(min)



饿极了,我今天吃了很多东西,可我还是觉得身体里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洞,秋冬的冷风横冲直撞,从我的喉咙窜到有缝隙的任何地方去了
我回想起来小学,放学后的铁板火腿肠了,我从来没吃过铁板鱿鱼,因为它是酱黑色的,味道一定是咸的,腻的
火腿肠不一样,它滚到黑色的油渍里面翻动几下,刀在它身上劈了六七划,开了花,比如今外面卖的小章鱼香肠漂亮的多
竹签从中间穿过了,外婆把钱付掉了,我已经忘记它是一块还是两块了,比起价格,我更迫不及待咬掉第一口最焦脆的皮
摊头往往设在交叉路口,右手侧是电子商城,左手侧有来自五条路的车流,呼呼作响的摩托车居多,还有单肩背着孙子的书包的老年人
我也不常背自己的书包的,更难以接受自己竟然在回忆那...



我今天知晓了,风吹雪,竟是一片向上卷起的白色